鹤九  

我看见人们身上都带着深浅不一的伤口,它们有的是被刀子割出来的,有的是被斧子砍出来的,有的是被锯子锯出来的,而更多的是类似野兽撕咬留下的创面,它们无不泛着黑红的血气。头顶有一个疯狂闪烁的巨大迪厅球灯,有只剩一条腿的脱衣舞女郎在舞池上方的笼子中解下她的胸罩,一个半人半羊的怪物正被一个胖子操得口水四溢,一条蛇从独眼老人的瞎眼中钻出又从嘴里钻入,所有人得了失心疯似的摇头摆腰,挥舞着拳头,肆意叫喊,快乐地纵欲。只有一个人,他痛不欲生地捂着自己的伤口,向人群的反方向踉跄地走着,突然他停下了脚步,嘴里发出呜咽,一枚红点出现在他的眉心。“砰——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...

梦【我不是故意在情人节这天发的...】

【咔哒——咔哒——】头顶传来危险的像是有什么将要掉下来的声音。“哦...上帝,我的脑袋...疼!”当我正想检查下后脑勺是不是被凿出一个大洞的时候,右下方却随之响起抖动的锁链声,我的手纹丝未动,三指粗的一个环状物牢牢咬住了我的手腕。对,是咬,我明显感受到手腕那圈皮肤被细密的凸齿钉得陷了下去,可能那并不锋利,我没有流血,应该吧...该死的,我整个手掌都快被压迫得没有知觉了,如果我看得见,它们肯定已经因为缺少新鲜的血液供氧而涨得紫红,“等等...如果我看得见?”我停了几秒脸上并无异物感,这说明我没有被蒙住眼睛,可我为什么看不见了?!我尝试给眼睑下达命令,可笑的是我像个生来就没眼睛的怪物一般,原本应该...

奇怪的日常part2 Wammys gays

几张照片之圣诞番外

第一张

12月24日,一夜的大雪把前一天孩子们的足迹全都掩埋了起来,雪白松软的雪落在wammys house的屋顶、床沿、草坪和柴房边那棵大大的冷杉上,一切都像新的一样。WHAT A WONDERFUL DAY!


第二张

一个穿着鹅黄睡衣的女孩赤着脚踏在深红的木地板上,她正蹲在一扇门面前,悄悄把一张镶着金边的绿色贺卡塞进门缝,她金色的头发垂在脸边,脸颊小小的雀斑若隐若现。还很早呢。


第三张

连睡觉都带着护目镜的红头发少年拿开压在眼睛上的小臂,微睁着眼睛适应房间里的光线,那里的颜色如同此刻飘着云絮的蓝色天空。墙角斜靠着一个火红色的滑板和一堆拆封的未拆封的...

【MELLO生贺】It is the law

/It is the law, this piece of paper in my hand that makes me cursed throughout the land. It is the law, like a cur I walk the street, the dirt beneath their feet./


当第一颗子弹无理由穿过我族人的胸膛时,战争一触即发。

我当时正躲在街角的灰墙后,等待扫荡的K军走过,我好去对面废弃的杂货部找点食物,讲真的,我已经整整三天加一个上午颗粒未尽,再这样下去我可能只能去无人区尝试到底是饿死快还是冷死快...我将背紧紧贴在粗糙...

【你看他活过来了,他就在那里,你看到了吗?】
你的每一张图都让BB立体了一分,从BBM那张图开始,他在我心里就越发清晰,没有你,我可能不会有现在对BB的印象。是你让他在我们中间活了过来,他最开始只是一些模糊不清的呓语,一些颜色与气味,他隐匿在远处的寂静黑暗中,而你给了我们可能性,在一遍遍讨论中,他像是许久未归的人,又重新回到华米家中。
你说你想做他们的相机记录他们的点滴,集成一本本厚厚的相册,而我们将永远是你的观众。
Love ya~😘

RikaMello:

《Lover in a suitcase》——鹤九

BGM:Hater——Korn

“L,你吻过那个月吗?”


“我知道,我要...

【来自和RM一次没羞没臊的对话,她说华米浴室可能是隔间的,然后就会发生…接着来你们看到的内容23333 】最后高调表白我们RM太太!!她说会画男孩们洗澡的!!!请一起督促她!

【L生贺】Lover in a suitcase.

【本文为LxBB 向导哨兵向】

走链接


WARM AND HUMID 02

天气越来越冷了,大家都穿得暖暖了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尼亚顶着毛巾从热气氤氲的浴室走了出来,他一边系紧浴袍的带子,一边在想今天给他打电话的男孩,那明亮带着运动后的气喘的声音一直绕在他的耳边。

“梅洛”尼亚神出鬼差地张了张嘴,低头把脚伸进了柔软的拖鞋中。

6:00闹铃准时地响了起来。
尼亚费力地从厚重的鹅绒被中伸出手摸向床头,“啪——”整个手拍在那震动个不停的塑料壳上。房间又陷入了一片寂静,就像窗外连声鸟叫都没有的街道。
这真的合理吗?
灰色头发的青年把手敷在眼睛上用力摁了摁,叹了口气,他感受到眼珠在薄薄眼皮下的转动...

WARM AND HUMID 01

本来只想写个车轮,但是老年人话实在太多,得分几个部分慢慢传上来

PS:有可能之后的篇章会引起不适,请酌情食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尼亚裹挟着一大团寒气拉开了公寓的门,他有些支撑不住地重重坐在地板的台阶上,室内由于空气不流通而比门外稍高的气温,让他的眼镜起了一层白雾。尼亚深吸了口气,干燥带着灰尘的暖空气让他好受一点,他察觉到暴露在外的皮肤都失去了知觉,呈现出青紫的颜色,僵硬得仿佛受到击打就会碎成粉末,特别是他的脸,每个毛孔都被冷空气塞住形成坚硬的面罩,下颚止不住地颤抖。

【这该死的天气…】

尼亚脱下厚重的白色羽绒服,上面冰渣落下发出窸窸窣...

©鹤九 Powered by LOFTER